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管家
大管家
我在萧府里工作已经有两年了,在这个萧府里所发生的大事小事,甚至是阴沟里的那些猥琐勾当,我都是轻车熟路,了如指掌。这不,今天,当我正在给花园里的花花草草做些修剪的工作,还随便偷看一下萧府里那些花枝招展的丫鬟的时侯,我突然发现了萧大小姐正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而奇怪的是她的身后跟着三个摸样极为穷凶极恶的家伙。

  萧大小姐趁着那些丫鬟们不留神,带着那三个家伙急冲冲地进了花园后面茅厕旁边的那一栋杂物房里面,走在最后的那个家伙还顺手把门给关了。当然,我在一旁,也是装作一副认真工作,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过的样子,只是用眼角悄悄地把这一切都收进了眼底。

  当他们走进了那间平日里根本没有人去的杂物房后,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趁着那些丫鬟们不注意,偷偷地躲到了杂物房的窗边,透过我以前留下的两个洞往里面窥看。呵呵,说真话,只要你是个男人,如果你看到屋里所发生的一切,都会像我一样马上血脉喷张,半步都舍不得离开。

  由于只有一点阳光可以透进屋里,所以屋内显得有点幽暗,不过,由于我视力好,里面的一切我还是看得十分清楚。只见萧大小姐端坐在杂物房里的一张破凳子上,三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正赤裸裸地站在她面前,胯下的三根凶恶的大肉棒对着大小姐不停地耀武扬威。而大小姐脸上则是一遍嫣红,妩媚而又带着点害羞地望着那三个汉子,低声道:「大坏蛋,怎么你们还不满足啊?昨天晚上就射过这么多脏东西出来,怎么现在还这么有精神?」只见那他们当中最为高大的脸上还带着一道长长的疤痕的男人,把自己的那根丑陋的大肉棒凑到了大小姐的嘴边,笑道:「大小姐可不能这么说喔,昨晚到底是谁把我们的脏东西吃得津津有味,还大声地嚷着说以后天天都要吃,差点把全府里人都叫醒了?」大小姐望着近在咫尺的狰狞的肉棒,心如鹿跳,忍不住用香舌轻轻地舔了舔红唇,争辩道:「你们这些大坏蛋,那……嗯……是你们逼着人家,又搞得人家太舒服了,所以,人家才忍不住要叫的!」「呵呵,那现在呢?现在怎么不叫呢?看你的样子,你非常需要我们的这些脏东西滋润!不过,想要我们的大肉棒,可必须要先把我们的家伙给服侍好!」说罢,又把已经在萧玉霜近在咫尺的阴茎又往前凑了一下。

  闻着凑到了嘴边的阴茎散发出来的浓郁的味道,萧玉霜不禁嗔目道:「你们这群大坏蛋,整天逼人家舔干净你们的大家伙?」说罢,也不管自己萧府二小姐的高贵身份,淫荡地用自己那双白皙的纤手抓着面前那根滚烫的肉棒,两片薄唇慢慢张开含住那个火红的龟头,滑嫩的香舌轻轻地舔舐着马眼,脸上的表情完全没有一丝抗拒,甚至还充满了诱惑。

  那个汉子感受着鸡巴正在二小姐那温润湿滑小嘴里被湿润的舌头不停地温柔地搅拌着,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你这个大骚货,看来即使我们那晚没有操你,你也会主动勾引男人。」说罢,也不管她承不承受得住,肥厚的大手硬是压着她的后脑勺,把她那柔嫩的嘴唇当做是阴户,直截了当地操了起来。

  只见黝黑的阴茎不住地在萧玉霜的嘴里往返挺动,而萧玉霜的嘴边也不停地被进进出出的阴茎带出丝丝白浊的液体,纷纷落在了她那挺拔的双峰和白得耀目的肌肤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被鸡巴不停地操着小嘴,萧玉霜的双颊变得无比的晕红,娇躯火烫,气息急促。而萧玉霜的两只手也没有办法闲下来,都被两边闲着的壮汉抓着被逼着套弄起他们的大鸡巴。

  当我看到这个情形的时候,我裤兜也经不住撑起了一个小帐篷。没办法,尽管我已经看到过这情景不只是一次两次了,但是我每次都会被二小姐那副比淫妇还淫荡的表现勾得我心麻意乱,性欲喷张,恨不得可以马上加入进去,和她操上十来个回合。但是,我不敢,因为我知道里面那三个人是什么身份……这三个壮汉分别叫,王强,马(132;和陈胖子,是林晚荣那个家伙在码头里结识的三个大流氓,尽管这三个流氓平日里经常奸淫怒虐,无恶不作,但因为林晚荣那个家伙自认为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他都可以物尽其用,区区几个流氓根本就不足挂齿,所以他就把那三个大流氓招进了府里,希望对他们进行深层次的「改造」,变成自己需要的「人才」。但是谁知道,这个林晚荣却不知道怎么的失踪了。而也就是因为如此,「招安」变成了「引狼入室」……他们三个进了萧府后,假装成只是单纯地出卖劳力的下人,利用二小姐无知和顽皮好动的性格,整日陪着二小姐玩,而大小姐与萧夫人也因为整日担心生意上的事情,忽略了这个情况,最终使到二小姐一不小心就被他们用他们的大肉棒征服,她那本应该留给未来夫君的小嘴、蜜穴,甚至是屁眼都被他们开发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接着又被他们调教成了淫娃荡妇,成了他们的共同的性奴隶,被逼着满足他们那些越来越变态的要求。据我这个万事通的猜测,他们是不会满足的他们还会继续把手伸到对自己的处境还惘然不知的萧家大小姐和萧夫人身上……好了,回忆得差不多了。回到那如火如荼的「战场」上,王刚(就是操着二小姐的小嘴巴的那个汉子)用他粗大肮脏的肉棒操得二小姐几乎喘不过起来,甚至翻起了白眼后,才有点不甘心地把那根早已被口水洗了个美澡的大肉棒缓缓地从二小姐的喉咙里面抽了出来。二小姐这才有了一丝喘息之机,把头挨到了凳子后面,大口大口地吸起气来,当然她的两只手都还是被继续马鳄和陈胖子狠狠地抓着不停地套弄自己的肉棒。

  王刚望着那个双眼迷离,眉梢轻蹙的二小姐,气息急促,两颗嫩白的大乳房不停地微颤。心里突然冒出了个主意,笑道:「二小姐,怎么才过这么一会儿,你就不行啦?你身为萧府二小姐就应该学一下萧夫人和萧大小姐那样无时无刻都很会体惜下人的品质嘛!」萧玉霜从这些日子的调教里很清楚地知道,王刚绝对是又想出一些羞人的玩意儿了,而已经沦为他们的胯下之物的她,是不得不配合的,所以她一边把嘴巴边上的那些白浊液体用可爱的玉手送进了嘴里,一边梳理一下有些凌乱的秀发,道:「那你们又想人家怎么体惜你们这些下人呢?」王刚摆了一下手,俯身把嘴巴贴到了萧玉霜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萧玉霜感受着男人那灼热的气息不停地侵袭着她的耳洞,又听到那十分羞人的要求,不但是浑身欲火难消,脸上的每一处肌肤都充满了红荡诱人的色彩,甚至连白皙的颈部都有了一片红晕。

  「好吧,你们三个大坏蛋过来坐下。」萧玉霜从杂物房的角落里搬来了一张旧床,把自己那完美的肉体横躺在了床上。而陈胖子和马鳄这时都有点摸不着头脑,看着刚笑得满口黄牙都露出来的王刚,再看着躺在床上的无时无刻散发着性感美丽的气息的肉体,陈胖子终于忍不住了,道:「这是怎么回事啊?」王刚笑道:「还是让二小姐回答你的疑问比较好。」萧玉霜嘟起樱唇,媚眼如丝地瞟了王刚一眼,道:「哼,你们这些大坏蛋总是出些坏主意。哼,为了弥补你们,就是过去人家总是爱欺负你们的事情,我这次要满足你们这些大坏蛋的那些脏脏的要求。」萧玉霜豁出去了,对着陈胖子道:「陈胖子你不是整天叫着说想要个美人天天服侍你的那个大屁眼吗?好,这一次我就让你坐在人家脸上,人家为你舔舔屁眼。」「王刚你很喜欢人家的乳房是吧?你喜欢就把我这的乳房送给你了,你把它当作是烂肉怎么对待都可以!」「至于马鄂,你就尽管狠狠地插人家的大骚逼吧,这次我决不讨饶!让你爽个痛快!」当陈胖子那乌黑而布满了褶皱的屁眼,呈现在萧玉霜的眼前时,她只是皱了皱眉头,便把那张早已娇艳如火的俏脸贴向了陈胖子的大屁股,而当那火热而湿漉的舌尖轻轻地呧触到陈胖子的屁眼时,萧玉霜娇躯轻颤了一下,舌头便开始大胆地舔舐起来,在一阵比一阵更大胆而忘情的吸啜和吻舔下,陈胖子也忍不住发出了舒爽的呻吟,他看着正在认真地舔舐着他肛门的萧玉霜,脸上充满了无比的得意与满足,看来这萧府的二小姐萧玉霜,已经被他们彻底征服,已经完全成为了他们的肉奴隶!

  王刚这时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萧玉霜的香舌忙碌地抽插着陈胖子的屁眼,一边用黝黑粗壮的大手狠狠地抓着萧玉霜的两颗大乳房,让自己的那一根火热滚烫的肉棒被萧玉霜那柔嫩圣洁的乳房层层紧密地包裹着,黝黑和白嫩形成一副极具冲击力的画面。王刚戳插的速度逐渐地加快,最后变得仿佛是狂风暴雨一般,乳房与肉棒的碰撞令萧玉霜那敏感的肉体变得更加的沉浸在了那火热销魂的抽插动作之中。

  而马鄂抱着萧玉霜曼妙的胴体,满脸狞笑着把滚烫的手掌顺着腿弯直落下去,用手指撑开两瓣肥美的阴唇,发现阴唇里早已经是一片泥泞,就直接把自己那7寸大肉棒狠狠地插了进去,疯狂地在萧玉霜的肉体里面肆虐着,完全不顾萧玉霜那一声比一声大的浪叫声。他们肉体与肉体的之间的一次又一次碰撞,发出了一声又一声「啧啧」的淫荡的回响,更是为这场淫秽的场面增添上色彩浓厚的一笔。

  看到这副超级淫荡华丽的画面,我也不由得加快了我手里的「工作」,看来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