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美好华山派
美好华山派

  华山后上的温泉很大,大的足以把所有的华山弟子装下还有余。在大温泉的
中央处,一道后添加的石墙把温泉分成的两部分,男弟子和女弟子各半边。这样
的分配,实际上对人数不足男弟子一半儿的女弟子们很照顾。长辈们的浴池不在
这里,在另一处的山峰上。
  当吕凡和苏云各自进入浴池后,两边同时响起了男女弟子们的欢呼声。和吕
凡在男弟子中受欢迎的程度一样,苏云在女弟子中的地位也是别人无法比较的。
不过和男弟子们喜欢吕凡那不可明说的欲望不同,女弟子们对苏云的喜欢,完全
是对成熟姐姐的黏腻而已。
  「师兄,快点儿过来,师弟帮您洗洗身上。」
  两个男弟子异口同声的说道。对两人的捷足先登,男弟子们没有反对,因为
两人在华山有着众人公认的特权。这特权的来源於他们的经历、宽广的胸怀有关。
这两人一个人名字叫周华、一个名字叫韩阳,两人的相貌并不出众,周华身体微
胖、神情稍显奸诈,韩阳身材高大威武、稍显凶狠,不过他们的性格却和相貌完
全不同,很讨人喜欢。两人的相貌虽然并不出众,但是华山的女弟子们从来不介
意两人吃豆腐。即使是在自己的恋人面前,她们也愿意把身体给两人玩弄。随意
吃华山女弟子的豆腐,这是周华和韩阳的另一项特权,而他们特权的来源就是他
们美丽的妻子——两个华山着名的美女。
  周华的妻子名叫范水儿,是个活泼开朗、性格大方的好女孩儿;韩阳的妻子
名叫刘美云,是个温柔随和、宁静可人女子。不过两人为华山所有男弟子喜欢的
原因不是她们的美丽、可人,而是因为她们的双腿愿意为华山所有男人敞开。这
两个以为人妻的女子,是华山男人们的公用情人。不只是弟子们,就连不少男性
长辈们都偷偷享用过她们的身体。
  范水儿和刘美云成为华山男弟子们情人的原因与吕凡夫妇有关。两人新婚的
时候和所有的小夫妻一样,每晚都要肏个不停,这也就给了对性好奇的师弟师妹
们偷窥的机会。有一次刘美云在范水儿的怂恿下去偷窥、撞上了另外几位同来的
男弟子。看到吕凡夫妇肏的昏天暗地的情景,几人欲火高涨。看的春心荡漾的范
水儿和刘美云,在几位男弟子的哀求下,半推半就的张开了双腿、被他们夺走了
处子身。
  在华山,被师兄弟们夺走处子身的女弟子很多,她们大部分都嫁给了为自己
破处的男弟子,也有少数令嫁、或者终身不嫁。范水儿和刘美云春心荡漾中被破
了身、连是谁夺走了自己的处女都不知道,但是她们却没有后悔,因为师兄弟们
对她们很温柔、令她们很舒服。之后,两人多次满足师兄弟们的欲望,渐渐的,
她们的开放不少男弟子都知道了,经常求她们帮自己满足欲望。在一次一边伺候
师兄弟一边偷窥吕凡和苏云做爱的时候,几人不小心撞开了房门,令事情再也掩
饰不住了。
  风不易、柳花影很喜欢范水儿和刘美云,两人得知事情始末后,心中对男弟
子们非常生气的同时,又忍不住为两个小美女心疼。在当时的他们看来,已经被
众多男人享用过身体的两人名声已经坏了,想嫁人实在是太难了。而两个善良的
美女却早已经做好了打算,对众人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我们不想成亲,我们只想一辈子和师兄弟们在一起、一辈子个大夥儿享用,
直到人老珠黄不能再伺候大家为止。」
  两个美女的话令那些曾经不顾她们未来享用他们身体的男弟子们非常的愧疚,
好些人当下就决定娶两人为妻。不过最后娶她们的不是那些享用过她们的男人,
而是商人家族的周华和开镖局的韩阳,因为两人喜欢两位美女很久了。两个小美
女起初不愿意,都说身子给太多人用过,没有资格当他们的妻子。但是两人表示
愿意把身子给周华、韩阳享用一辈子。
  两位小美女的拒绝没有用,因为周华和韩阳已经是非她们不娶了。家族下了
聘礼、双方的父母都同意,当周华和韩阳一脸期待的跪在她们面前恳求的时候,
两个小美女含着感动的泪水点了头。两个小美女原本打算成亲之后在家本分的相
夫教子,但是她们没想到的是,在洞房花烛夜那晚,她们的新婚相公竟然把所有
享用过她们身体的师兄弟留了下来,让他们一起闹洞房。当深爱她们的丈夫脱光
她们身上的衣物、邀请师兄弟们享用新婚妻子身体的时候,两位新娘惊呆了。
  「娘子,相公知道你们舍不得师兄弟们。相公爱你,绝对不会让你不快乐。
只要你喜欢,可以随便儿和师兄弟们玩儿,即使你怀了他们的野种相公也帮你们
养。只要你开心,相公就是最幸福的人。别顾虑相公的感受,尽管玩儿吧!」
  丈夫的话令两位美女异常的感动,被师兄弟们尽情肏干的同时,却紧紧的搂
着新婚丈夫、大声的说爱他。从那之后,华山多了两个深爱丈夫、却做了众人公
妻的美少妇。而两位深爱妻子男人也得到了华山所有人尊重,男人不介意自己的
女人被两人玩儿、女人也不介意他们的色手当着恋人的面儿玩弄自己。据说,华
山有几位美女已经暗暗把身子给了两人,其中甚至还有美熟妇的长辈。
  由於周华和韩阳的特殊,所以他们有了特权。在华山,除了吕凡之外,和苏
云亲密接触最多的两人。对此,吕凡全都装作没看到,反而给他们不少和苏云独
处的机会。不过由於苏云没有主动,所以他们一直没有做过太出格的事情。
  吕凡一边想着两位师弟的事情、一边坐在了两人的中间,当两人一左一右的
坐在他的两侧,把色手放在他修长的美腿、诱人的裸背上后,吕凡忍不住发出了
一声舒爽的叹息。当周华和韩阳的手开始爱抚吕凡的裸背、美腿,甚至是大腿内
侧后,吕凡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随着吕凡的急促呼吸,另外几位师弟也来到
了他的身边,有的「清洗」他纤细的胳膊、平坦的胸膛、有的爱抚他的小腹,甚
至有两人一脸贪婪、兴奋的清洗他的美脚。
  被师弟们的色手爱抚全身的吕凡闭上眼睛享受着,嘴里不时的发出一阵舒畅
的呻吟。他身上的色手中,最大胆的就是周华和韩阳的。两人的手不但摸着他大
腿的内侧,还不时的碰到他的阴囊、会阴、甚至偶尔挑逗他的屁眼儿。如果把吕
凡换成其他男人,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做,因为那样会令他们觉得恶心。但是对吕
凡,他们不但想摸,甚至多次幻想把吕凡美丽的身体压在身下,然后尽情的肏干、
奸淫。
  吕凡娇媚的喘息、红润的脸庞、扭动的身体,令他的师弟们一个个兴奋不已,
努力在脑中幻想着吕凡对自己撅起丰臀的情景。看到吕凡被众人围在中间爱抚,
那些无法靠近的人只能羨慕的看着其他人、等待其他人让开位置的一刻。不过在
这些人中有一个人没有围在吕凡的身边,而是一脸复杂神情的看着,这个人就是
他的师兄风天青。
  吕凡刚上山的时候,他和风天青的关系很好。不只是风不易交代他和吕凡好
好相处,也因为吕凡很好相处。在当时,风不易很喜欢这个师弟。不过当吕凡和
苏云定亲之后,他就开始疏远他了。最近,回来的吕凡和苏云经常找他,而且一
副完全信任的样子。在他的面前,吕凡和苏云夫妻俩没有任何的防备。不但苏云
总是穿的少少的出现在他面前,就连夫妻房中的密室都不介意在他面前讨论。吕
凡还曾经偷偷告诉风天青,两人在床上游戏的时候,他经常扮演风天青的角色。
对此,穿着露出裸背、美腿、丰臀衣物的苏云不但不否认,反而玩笑似的说她就
是喜欢给风天青玩儿。
  风天青虽然未婚、也没去找过妓女,但他并不是没有经历过女人。华山派几
位漂亮的风骚女弟子已经在他的胯下臣服。以风天青英俊的相貌、良好的身世,
可以说只要他愿意,华山的女人很少有不愿意在他面前宽衣解带、张腿迎合的。
不过直到目前为止,风天青也只肏过几个骚货而已。这是因为他不是一个纵欲的
人,也是因为他放不下对苏云的情。
  曾经玩弄过几个骚货的风天青这些天仔细观察了苏云,他在观察之后得出的
结论令他有些心惊、又有些心痛——苏云成了骚货,而且是成了比他以往玩儿过
的女人还要骚浪淫贱的骚货。但是令他奇怪的是,身为男人的吕凡,竟然也有了
风骚、淫贱的气质。虽然师兄弟们没有发现,但是一直註意着两人的风天青却清
楚的很。
  这样的发现令风天青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他为苏云和吕凡的堕落难过,一
方面心中某个角落又敢到兴奋无比。这几天和两人相处的时候,风天青多次都想
把借着练功名义对他撅起丰臀的苏云压在身下、尽情肏干,更令他惊讶的是,他
甚至想把美丽的吕凡抱在怀里、狠肏他的屁眼儿。吕凡和苏云的表现令他清楚的
明白,只要他想,夫妻俩立刻就会成为他的泄欲工具。但是每次他都制止了自己,
因为……他不想单纯的把他们夫妻做泄欲工具,他希望三人的关系是恩爱的情人。
不错,风天青依旧爱着苏云、即使明知道她已经成了骚货也爱她。不只是苏云,
就连吕凡他都感到疼惜。因为……吕凡明知道苏云已经是个骚货还爱着他。
  昨晚,云天青经过树林的时候看到野合的两人。当苏云大喊「你这窝囊废大
王八!轻点儿肏老娘的屄,老娘的肚子里怀着大鸡巴奸夫的种!你要是伤了我们
的孩子,我割了你的鸡巴喂狗啊!」
  「老婆主人!您放心好啦!您的窝囊废老公绝对不敢伤到小主人!奸夫主人
的孩子……窝囊废老公心疼爱来不及,怎么会伤到他啊!」这是吕凡当时的回答。
  苏云的淫贱无耻、吕凡的下贱奴相给了风天青巨大的震撼。他虽然肏过不少
骚货,但是没有一个敢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说和奸夫肏屄、怀了奸夫野种的,更没
有一个男人明知道自己的妻子怀了别人的野种还兴奋的。即使是周华、韩阳两对
儿夫妻也没有这样,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恩爱非常,妻子绝对不会羞辱丈夫、丈夫
绝对不会在妻子面前下贱。
  两人接下来的淫词浪语更是令云天青吃惊,苏云不只有一个奸夫,肏过她骚
屄的男人已经太多了,因为她甚至按照奸夫的吩咐在妓院里做了卖屄的婊子。而
吕凡不但知道自己的妻子做了婊子,甚至还知道她肚子里怀了别人的野种。而且,
搞大苏云肚子的男人,就是在吕凡的註视下把粗大的鸡巴插进苏云的体内下种射
精的。在给苏云下种之后,她的奸夫甚至命令吕凡舔干净他的鸡巴,而吕凡也下
贱的照做了。
  听到吕凡夫妻俩那刺激的对话、看着吕凡仿佛奴才一样伺候着苏云,风天青
惊愕了好久,直到两人离开之后他还依旧在林中站着。被听到的消息震撼了好久,
风天青甚至忘记了自己如何回到了房里。在睡着前,风天青的脑中满是苏云风骚
放荡的脸、吕凡低贱的神情。当他睡着的时候,他的梦中出现了自己压在苏云身
上尽情肏干射精的情景,而在他射精之后,吕凡跪在他的胯间为他清理干净了鸡
巴。
  今早再次见到吕凡夫妻的时候,风天青心中有了一个决定,他要享受苏云美
丽的身体、他要像吕凡的师弟一样搞大苏云的肚子、他要把吕凡当成了肏干苏云
是淫辱的对象。他像这样做,但是心中又无比的害怕,害怕苏云拒绝、害怕吕凡
不答应。他的欲望强烈,但是他更怕吕凡和苏云拒绝。
  在患得患失中,风天青不时的看向吕凡。当师弟们的色手在吕凡诱人的身体
上抚摸、揉搓时,风天青心中忍不住有些嫉妒。多年来,一直受风不易侠义思想
教育的他,实在是不敢当众爱抚一个男人,但越是不敢、他心中就越是渴望。不
只是渴望享用吕凡的身体,也是渴望着毁灭风不易一直以来给他灌输的道德思想。
  「吕凡师弟,我想在你的面前肏你的妻子、搞大你爱妻的肚子,我想让我舔
我的鸡巴,我想抱着你的屁股狠肏你的屁眼儿啊!」风不易忍不住在心中大吼道。
  如果吕凡能听到风不易心中的大吼,即使是当众对风不易撅起诱人的丰臀他
也愿意。如果风不易当着师弟们的面儿肏他的屁眼儿,那他绝对不介意做所有师
兄弟们的泄欲工具。但很可惜的是,风不易暂时压抑住了自己的欲望,直到所有
人清洗完毕也没有做出出格的事儿。
  洗过满是汗水的身体后,华山弟子们不舍的离开了温泉。当吕凡在众人的註
视下穿山了衣物后,令所有弟子期待的乐趣终於结束了。走出温泉后,吕凡看到
了一身诱人纱裙的苏云,两人向在华山住处走去的时候,众多男弟子的目光一直
註视着他们的背影。
  就在吕凡和苏云离开了师弟们视线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看
到眼前的风天青,两人心中一荡。早已经决定勾引风天青的两人立刻就打算行动,
但是在两人说话前,风天青就说出了令两人兴奋不已的话。
  「师姐、师弟,我在昨晚你们野合的地方等你们,早点儿来找我。」
  话说出之后,风天青没敢等两人的反应转身就离开了,然后怀着不安的心情
来到了昨晚吕凡和苏云野合的地方等待着。风天青清楚的明白,如果苏云和吕凡
不来,他以后就再也没有脸见两人了。就在他忐忑不安、度日如年般的等了一会
儿之后,他的视线中终於出现了期待的身影。当看到苏云和吕凡出现的方式后,
他感到自己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胯间也坚挺了了。在他面前的远处,全身只有
一件透明薄纱的苏云竟然骑在吕凡的背上,而全身赤裸的吕凡对此不但没有感到
愤怒,反而一脸舒畅、幸福的笑容。
  「啪」苏云用手里的柳条狠狠抽了吕凡的美臀一下,然后一脸愤怒的对他喝
道:「窝囊废!还不快点儿爬!要是耽误了老娘我送屄给二师弟肏,我把你卖去
妓院给嫖客肏屁眼儿!」
  「主人老婆您别生气,窝囊废老公一定会把您及时送到二师兄面前,让您尽
情的和他肏屄、尽情的羞辱我这个窝囊废老公。」被自己的妻子羞辱了的吕凡不
但不生气,反而一脸舒畅的扭了扭屁股,然后继续向风天青的方向爬去。
  「废物!一会儿到了二师弟的面前好好磕几个响头,求他原谅。告诉二师弟
不是我不想早点儿来给他肏屄,而是你这个窝囊废爬的慢,然后想办法让他消气。」
苏云厉声喝道。
  「是!主人老婆放心,废物老公一定做到。」吕凡一脸低贱献媚的说道。
  苏云和吕凡的对话虽然有段儿距离,但是功力深厚的他却听的清清楚楚。此
时,他已经丝毫不恐惧了,心中只有激动、兴奋。他知道,当年爱恋的女人就要
臣服在自己的胯下了。虽然和当年的期待不同,而苏云也已经不是记忆中那个贞
洁的云华侠女,但他的心中依旧无比的满足。看着这样的苏云和吕凡,他的心中
甚至有了「幸好苏云嫁给了吕凡,不然她怎么会变的如此淫浪下贱呢?」的想法。
  就在风天青心中这样想的时候,苏云和吕凡已经慢慢的爬到了他的面前。虽
然知道苏云来这里就是给自己肏的,虽然知道吕凡是个下贱、喜欢把自己心爱的
妻子给别的男人肏的男人,但是风天青的心中还是无比的紧张。苏云曼妙完美的
身体、吕凡那美丽的容颜,都令他有种身在梦中的感觉。紧张的他面对两人的时
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到吕凡一脸献媚、奴相十足的对他说出了令他兴奋无比
的话为止。
  「天青师兄,师弟实在抱歉。本来应该早点儿背着我的主人老婆来给您肏、
让您尽情的在我面前享用我老婆的骚屄。但是师弟没用,爬的太慢,耽误了您的
时间,请让连带老婆给您肏屄这样小事儿都做不好的师弟服侍您脱下裤子、舔大
您的鸡巴来补偿吧!这样您能更方便的肏师弟主人老婆的骚屄、羞辱师弟开心。」
  吕凡说完后,立刻就熟练的脱下了风天青的裤子和里裤。在赞叹了一声风天
青「好大的鸡巴,一定能让主人老婆成为听话的母狗。」后,把脸埋进了他的胯
间就舔弄起那粗大的鸡巴来。在吕凡熟练的口交技巧下,风天青发出了满足、兴
奋的叹息。
  「啊……好舒服!师弟……你真会舔鸡巴!」
  风天青的话刚说完,依旧骑在吕凡背上的苏云一脸骚媚的伸手在他身上爱抚
起来。一边抚摸、一边缓缓的脱着他身上的衣服,然后神情淫浪的说道:「天青
师弟,今天师姐让废物相公背着来送屄给你肏,你开心吗?」
  「开心!师弟当然开心!自从长大之后我就一直希望师姐你做我的妻子、天
天给我肏屄、生我的孩子,我怎么能不高兴?」风天青一边配合苏云脱去衣服、
一边兴奋的说道。
  「可是……师姐已经不是你记忆中那个贞洁、冷清的云华侠女,而是一个当
着老公的面儿和奸夫肏屄的贱货、怀上奸夫野种的淫妇、在妓院里当过婊子的母
狗了。对我这个双腿愿意对任何男人张开、骚屄随便儿鸡巴肏的女人,你还喜欢
吗?」苏云一边说、一边脱下了风天青身上最后的一件衣物,让他彻底的赤裸了。
  风天青没有回答,而是用一个激情的吻表达了心中的感情。激情的吻,不但
表达了风天青对苏云的欲望、也表达了他对苏云多年的爱恋。这份爱没有随着苏
云成亲消失,也没有随着苏云成了无耻淫妇而变质。在这一刻,风天青清楚的明
白,他依旧爱着苏云。无论她是当年贞洁冷清的云华侠女,还是如今下贱、淫荡、
无耻的豪侠山庄少夫人他都爱。
  激吻中,苏云身上的薄纱已经被撕碎,她也已经全身赤裸。感受到风天青对
自己不变的爱意后,苏云彻底的沈迷了。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淫欲,而是想和深
爱自己的男人享受,苏云一边回应他激烈的吻、一边揽着他的脖子缓缓的面对风
天青张开了双腿。而她诱人的丰臀,依旧坐在吕凡光洁的裸背上。
  吕凡一边舔弄着风天青粗大的鸡巴一边感受着背上的湿滑,他知道,心爱的
妻子已经动情了。从苏云那饥渴的喘息扭动的丰臀吕凡就明白,苏云对风天青已
经不只是肉体的欲望、不只是想体会羞辱他这个王八老公刺激,而是真的想服侍
风天青、和他享受性爱的快乐。她已经不再把风天青当成一个单纯的奸夫,而是
一个爱人、一起享受生的爱人。对此,吕凡的心中更是感到无比的刺激,因为这
代表着心爱的妻子又有一个爱人了。在周旋聪、金浩、南宫逸之后,苏云有多了
一个愿意为之生下野种的男人。虽然苏云的心中每多一个这样的男人,她对自己
的爱就会被分走一点儿,但是吕凡心甘情愿,因为他觉得妻子心爱的男人给他戴
绿帽更加的刺激、更加的舒服。当背上的苏云缓缓的张开双腿之后,吕凡吐出了
嘴里坚挺的粗大鸡巴,因为他知道心爱的妻子需要这根鸡巴填满他的骚屄。
  「师弟!肏师姐!把你的大鸡巴使劲儿插进师姐的骚屄里,狠狠奸师姐被无
数男人肏过、被婊子嫖过的屄。然后把精液射进师姐已经怀了其他男人野种的肚
子。」苏云一脸饥渴的看着风天青说道。
  风天青没有立刻按照苏云的期待做,而是一脸激动的看向了吕凡,然后声音
颤抖的问道:「师弟,师姐要我狠狠肏她的屄,你答应吗?希望师兄在你的身上
肏你心爱的妻子吗?」
  吕凡知道,此时的风天青不是在羞辱他,而是真正的在征求意见。他想肏苏
云,但是一直以来的教育令他无法放心的做违背一直以来坚守道德的事儿,所以
他征求吕凡的意见,只要吕凡答应,他将会尽情的占有爱恋多年、已经成为人妻
的师姐,而这样的事情正是吕凡所期待的。
  「师兄!尽管的肏吧!师弟当年横刀夺爱、令您无法娶师姐为妻,一直心中
愧疚。现在我的妻子已经成了淫妇、贱货,师兄想要肏师弟怎么可能拒绝?连嫖
客都可以抱着我爱妻的丰臀狠肏她的骚屄、连无赖都可以压在她的背上狠肏屁眼
儿、我尊敬的师兄当然也可以尽情的肏她!师兄,师弟喜欢你肏我的爱妻。不只
是肏,即使您把她当成小妾、搞大她的肚子、让她怀您的野种都没关系!师弟决
定了,等我老婆生完现在的野种后,立刻就给师兄您生野种,师弟会像养大自己
的孩子一样养大你们的野种的!」吕凡兴奋的大神喊道。
  「师弟!你听到了吗?我的老公答应了!你就尽管肏师姐吧!师姐以后就是
你的小妾、师姐以后就是你不要钱就可以随意玩弄的婊子啊!好师弟!用你的大
鸡巴狠狠肏师姐吧!你爱了师姐这么多年,师姐要把一切献给你啊!」苏云浪声
媚叫道。
  吕凡和苏云的话令风天青心中再也没有了一丝的顾虑,让苏云仰躺在吕凡的
背上后,早已经挺立到极限的粗大鸡巴对着那完美的诱人阴户就狠狠的插了进去。
「噗嗤」一声之后,快感从鸡巴传来,令他发出了兴奋的大吼声。
  「师姐!太舒服啦!你的屄……肏起来实在是太舒服啦!师弟肏过的女人虽
然不少,但是没一个能比得上你啊!师姐!我要肏你的屄肏一辈子、我要让你当
我的小妾、我要搞大你的肚子让你给我生野种啊!」
  「好师兄!我的大鸡巴师兄!使劲儿肏我老婆的屄、尽情的奸她吧!师弟以
后天天伺候你们肏屄、师弟愿意做伺候你肏老婆时候的奴才、师弟喜欢你肏我的
老婆吧我变成戴绿帽子的窝囊废王八啊!」感受着风天青狠肏爱妻时传到背上的
沖击、听着那两人性器重合时发出的清脆撞击声,吕凡兴奋的大声喊道。
  「好师弟!师姐的屄舒服……你就尽情的肏!当着师姐窝囊废老公的面儿尽
情的肏!师姐这样不要脸的骚货……最喜欢当着老公的面儿和奸夫肏屄啦!给窝
囊废老公看着肏屄……最刺激啦!好师弟!让师姐躺在老公的身上被你肏成母狗
吧!」苏云一边兴奋的挺动阴户、一边疯狂的大声浪叫道。
  「贱货师姐!不要脸的母狗!我肏死你!窝囊废师弟!看到我怎么肏你老婆
了吗?你老婆的屄随便儿我肏啊!」刺激的场景令风天青无比的兴奋,鸡巴在苏
云的骚屄里打桩似的奸淫的同时,嘴里发出了以往绝对不会说的话。
  「啪啪啪啪……」清脆的肉体拍打声在阳光下的树林里回荡。如果此时的情
景被华山弟子看到,一定会吃惊的以为自己在做梦。虽然苏云最近已经慢慢的展
现自己的淫浪,但是在华山弟子的心中,她贞洁、冷清、正直的形象依旧没有消
失。如今她仿佛母狗般的样子,他们绝对想不到。
  第一次享用苏云阴户的风天青也好、第一次被风天青肏干的苏云也罢,两人
心中都感到无比的刺激和兴奋。在肏了一刻钟多之后,就大喊着几乎同时达到了
高潮。躺在吕凡身上被内射的苏云痉挛似的长时间颤抖、压在她身上的风天青也
不停的把粗大的鸡巴向苏云身体的深处插去,让自己的精液能射在苏云体内的更
深处。
  吕凡听着两人兴奋的喊声、感受着背上妻子身体的颤抖,早已经挺立到极限
的鸡巴忍不住跳了两下,不过却依旧没有射精。当苏云和风天青的呼吸平稳下来
之后,他才用饥渴的声音语调颤抖的说话了。
  「老婆主人……天青师兄的鸡巴厉害吗?肏的你舒服吗?被天青师兄压在身
下狠狠的肏爽吗?」
  「废话!你老婆我这样的贱货能把骚屄给天青师弟肏怎么可能不爽?天青师
弟的鸡巴厉不厉害、肏的我舒不舒服,听我叫的声音不就知道了?」躺在吕凡背
上的苏云一脸满足的说道。
  「那……那老婆主人您能不能行行好,让窝囊废老公舔舔他肏过你骚屄的鸡
巴?如果天青师兄不嫌弃,窝囊废老公想用下贱的屁眼儿伺候他的大鸡巴,享受
一下他那把我老婆肏的像条母狗一样的鸡巴。」吕凡一脸期待、讨好的说道。
  吕凡的话刚说完,没等苏云问风天青,风天青就兴奋的抽出了没有完全软去
的鸡巴、然后插进了吕凡的嘴里。当吕凡开始熟练的舔弄风天青的鸡巴后,风天
青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太爽了!师姐,被你丈夫舔大鸡巴肏你的屄、射精之后再让他舔干净鸡巴
实在是太刺激啦!有你们这样的师姐和师弟,我实在是幸福死啦!」
  「只要师弟你喜欢,师姐天天让窝囊废老公舔大你的鸡巴肏我的屄,等你射
精之后再让他舔干净。就怕你玩儿几次之后就嫌弃师姐的屄烂、没兴趣儿再玩儿。」
苏云一脸骚媚、放荡,丝毫没有觉得羞耻的说道。
  「我的骚师姐、浪师姐,你的屄师弟怎么可能没兴趣儿玩儿?除了你们夫妻
俩,师弟还能和谁玩儿这样的游戏?玩儿过今天的游戏,师弟我是永远也离不开
你们夫妻俩了。」风天青一边说、一边抽插着吕凡嘴里的鸡巴,双手还不停的在
苏云诱人的身体上揉捏。
  「你现在是这么说,但是等你娶了漂亮的妻子,哪还会想起师姐这个骚货?
到时候别说来找师姐,就是师姐主动送上门儿给你肏,你大概都会骂完师姐不要
脸之后把师姐扔出去。」苏云一脸哀怨的说道。
  「绝对不会的!如果师姐你不放心,师弟可以发誓终生不娶,不过你要给师
弟我生儿子。」风天青一脸激动的说道。
  「这倒是不必,不过……我要你答应成亲那晚把洞房留给我。师姐要做你有
实无名的妻子,在洞房夜和你肏屄、被我的大鸡巴师弟搞大肚子。」苏云一脸骚
媚的说道。
  「哦?那你现在的丈夫呢?」风天青一脸兴奋的问道。
  「当然是名义上让他当丈夫,实际上当咱们的奴才喽。」苏云一脸浪笑的说
道。
  听到苏云的话后,鸡巴已经被吕凡舔大的风天青再也忍不住了,推开怀里的
苏云、拉起地上的吕凡,让他双手撑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之后,双手抱着他诱人
的美臀就把挺立的鸡巴狠狠插进了他早已经准备好的屁眼儿。
  「师弟!你听到了吗?你老婆要给我当有实无名的妻子、要给我生儿子!你
他妈娶了她又怎么样?她把你当奴才、把我当丈夫啊!」一边抱着吕凡的屁股狠
肏他的屁眼儿、风天青一边兴奋的大声吼道。
  「师兄!奴才师弟听到了!我老婆要和你洞房、我老婆要给你生儿子!我虽
然娶了她……但我只是奴才、伺候你们肏屄的奴才,给师兄你肏屁眼儿的奴才啊!
啊……我的好师兄、我的大鸡巴师兄,用你狠肏过我老婆骚屄的鸡巴狠狠肏师弟
的屁眼儿吧!师弟是个老婆给你肏、屁眼儿给你奸的窝囊废男人啊!哦……老婆
的屄给师兄随便儿肏、自己的屁眼儿给师兄大力奸的感觉实在是太爽啦!」双手
撑着树、屁股淫贱扭动迎合的吕凡大声的浪叫道。
 风天青是个正常的男人,原本对男人的屁眼儿一点儿兴趣儿也没有。但是现
在他觉得肏吕凡的屁眼儿是如此的舒服,不只是因为吕凡的屁眼儿
真的很爽、还
因为精神上的享受。吕凡不但美丽动人、而且有着惊人的家室,再加上自己还肏
了他的妻子、要搞大他妻子的肚子,风天青的心里当然无比的兴奋了。这样的刺
激加上吕凡本人的美丽,风天青感觉肏他比肏一般的美女还要舒服。此刻,他觉
得以前肏过的那些师妹加起来也不如吕凡夫妻玩儿起来爽,即使用更多的女人换
他也不愿意。
  「啪啪啪……」清脆的撞击声随着风天青的鸡巴在吕凡的屁眼儿里抽插不停
的回荡,看着吕凡那抖动屁股、听着吕凡嘴里传出的淫媚声音,风天青兴奋的大
吼、表达着自己的舒畅。在将近两刻钟之后,他终於大吼着射精了。
  「吕凡!你这贱货!我他妈的肏了你老婆、现在又在你的屁眼儿里下种,你
他妈的永远是给我风天青玩儿的窝囊废啊!」一边在吕凡的屁眼儿里喷射着精液、
风天青一边大声的吼道。
  「我是窝囊废!是天青师兄玩儿一辈子的窝囊废!天青师兄,尽情在我老婆
的屄里下种、随便儿肏师弟的屁眼儿吧!」吕凡一边兴奋的浪叫、一边扭动屁股
迎合,把自己的下贱彻底的表现了出来。
  看到如此情景,作为吕凡妻子的苏云忍不住爬到了风天青的身后,一边舔弄
风天青的屁眼儿、一边使劲儿用手指抽插自己的阴户来。看吕凡被肏了有一会儿
的她,在几下抽插之后,就浪叫着达到了高潮。
  达到了高潮的三人心中舒服极了,满足之下,三人全都一脸舒畅的靠在树上
休息起来。风天青一手搂着苏云的纤腰、一手揽着吕凡的肩膀,回味着刚刚快乐
的同时,心中也忍不住有了一个疑问。在思考了一会儿无果之后,他自己问了出
来。
  「师姐,告诉我实话,你爱三师弟吗?」说完后,他一脸认真的看着苏云。
  风天青认真的神情令苏云没有办法欺骗,微微对他一笑之后说道:「虽然他
是个喜欢当王八的变态、虽然师姐喜欢在和奸夫肏屄的时候羞辱他、虽然师姐肚
子里怀的是别的男人的野种,但是师姐爱他,深深的爱他!即使师姐的屄给再多
的男人肏过、肚子生过再多的野种,心中的爱人、丈夫也只有他。别看师姐和你
肏屄的时候愿意做你胯下的母狗,但如果你真要伤害他,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我。
你是我喜欢的奸夫,但他却是伴我一生的丈夫。」
  看着苏云微笑、深情的样子,风天青心中虽然嫉妒,但是却感觉很舒服。揽
着苏云的纤腰在她的丰臀上使劲儿拍了一巴掌之后,他一脸开心的说道:「这才
是我了解的云师姐。」说完,他热情的和苏云拥吻在了一起。两人唇分之后,风
天青又问吕凡道:「凡师弟,你也爱云师姐吧!」
  「嗯!自从第一次看到云师姐的时候,我就爱上她了。和她成亲之后的幸福
生活我不会忘,当她按照我期待成为一个淫妇、和奸夫一起羞辱我、在妓院里做
卖屄的婊子、肚子里怀了奸夫的野种之后,我就更爱她了。也许师兄你无法理解,
但我是真的为师姐和别的男人肏屄、被她和奸夫羞辱、肚子里怀了别的男人感到
开心。」吕凡一脸幸福的说道。
  看着吕凡幸福的神情,风天青紧紧搂住了他,然后给了他一个热情、激烈的
吻。唇齿纠缠中,吕凡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风天青的身体也越来越火热。看着两
人激情热吻的苏云立刻爬到了两人的胯间,然后下贱的舔弄起他们的鸡巴来。
  「凡师弟……我爱云师姐!不过我知道我不可能把她从你身边夺走,所以…
…请你做我的人吧!做一个屁眼儿给我肏、妻子给我奸的爱人!云师姐不可能真
的爱我,但是……我要求你爱上我、然后把你的妻子献给我。」唇分之后,风天
青一脸霸道的对吕凡说道。
  风天青的话令吕凡和苏云错愕了好一会儿,然后苏云一脸骚媚的娇嗔道:
「师弟你讨厌死了!知道师姐是表面儿放荡下贱的婊子、实际却是深爱老公的女
人,就把註意打到人家老公身上,想通过征服人家老公拥有人家,坏死了!」
  「啪」风天青一个巴掌拍在了吕凡的丰臀上,然后一脸坏笑的问道:「我的
目的很清楚了,你答应吗?」
  「师兄,师弟……答应!从今天起,师弟就是你的人、是把妻子和一切都献
给你的人!好师兄,除了不能给你生孩子之外,人家什么事儿都会为你做。」知
道风天青目的的吕凡,毫不犹豫的对风天青说道。
  「呵呵!很好!不过你既然已经是我的人了,那又一件事儿就一定要记住,
以后屁眼儿是我的、不许再给别人肏. 要是被我发现,看我怎么收拾你。」风天
青霸道的说道。
  「这……不大可能吧!人家的屁眼儿下贱的很,只要男人的鸡巴磨几下就会
犯贱,实在忍不住啊!而且人家的屁眼儿在你之前就献给好几个人了,就连……
就连人家的父亲都肏过,想为师兄守身也不可能嘛!」吕凡美丽的脸上满是羞涩
的说道。
  听到吕凡给亲生父亲吕浩肏过屁眼儿,风天青和苏云先是惊讶,然后立刻兴
奋的咽了咽口水。「啪」「啪」两个巴掌一起拍在了吕凡诱人的美臀上,然后两
人的舌头一起向他索吻起来。
  「你这不要脸的贱人,以后给别的男人肏屁眼儿的时候别让我抓到。如果被
我抓到了……你丈夫我会把你阉了,让你再也做不了男人!」风天青一脸坏笑的
说道。
  听到风天青自称自己的丈夫、又听到他要阉了自己让自己做不了男人,吕凡
的心中没有一丝的恐惧,反而感到无比的兴奋和期待。看着风天青英武的面容,
他的心中爱恋非常。在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做个女人给他做妻子也不错,只是
……他忍不住转头看向了苏云。
  「我的好师弟!如果你真的阉了我的王八老公,那师姐我就嫁给你做小妾,
和我的老公姐姐一起伺候您。老公,你没了鸡巴也别担心,到时候咱们一起做伺
候师弟的好姐妹。」苏云一脸骚媚的说道。嘴里说着这样话的苏云,脑中想着吕
凡没有了鸡巴一起和自己伺候男人的情景,胯间忍不住湿滑起来。
  「师兄老公……师弟老婆期待被你抓到的那一天!等师弟没了鸡巴,就和师
姐一起做你的妻子!不过……到时候人家想继续看师姐张开双腿和不同的男人肏
屄,行吗?」吕凡一脸羞涩中带着期待的说道。
  「当然行!不过……师兄老公我可不会开开心心的做王八。如果师姐想和别
人肏屄,必须『背』着我才行。而你这个贱人嘛……到时候就尽管找人肏你屁眼
儿吧!」风天青一脸兴奋又期待的说道。
  「师兄老公真好!」吕凡一脸幸福的扑进了风天青的怀里。
  看着风天青和吕凡「恩爱」的样子,苏云嫉妒的瞥了瞥嘴,然后一脸「不满」
的说道:「你们两个倒是开心了,也不想想我。」
  看着苏云「不满」的样子,风天青和吕凡相视一笑,然后一前一后的把苏云
夹在了中间。两根再次挺立的鸡巴分别顶在了她的骚屄和屁眼儿之后,在她淫浪
的神情中大力的插了进去。骚屄和屁眼儿一起被填满的感觉令苏云浪声媚叫起来。
  「两位师弟老公,使劲儿肏你们的骚屄师姐老婆吧!你们的师姐老婆……最
喜欢被大鸡巴肏啦!无论你们以后谁娶师姐……师姐的骚屄都要给很多大鸡巴肏
啊!」
  在苏云的浪叫声中,「啪啪」清脆肉体拍打声再次回荡起来……
                第二章
  柳花影是华山掌门风不易的妻子,在她年轻的时候,曾经和豪侠山庄主母甄
静怡、当今武林盟主夫人魏清心同列天下十大美女。如今的她虽然已经嫁人生子,
但是岁月并没有夺去她的美丽,反而令她更添成熟魅力。成熟丰满的诱人身材,
比起年轻的侠女更能勾起男人的欲望。而她丰富的性经验,更是能令男人疯狂。
不过无论她如何诱人,也没有男人敢打她的主意,因为她是天下三大剑客之一、
华山掌门风不易的妻子。
  在外人眼中柳花影性格温婉、知书达理、武功高强、嫉恶如仇。这些都没有
错,但她和丈夫风不易却有一个不能为外人道的秘密。这个秘密如果传开,江湖
中人绝对不会有人相信,反而会认为是她们的敌人造谣生事。知道这个秘密的江
湖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四大淫贼之一的采花蜂方泉。当方泉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
他甚至是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他在风不易的面前压在柳花影的身上尽情肏干、
奸淫,他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不错,江湖中人人敬仰的华山掌门夫人柳花影,是个喜欢被丈夫之外男人大
力奸淫肏干的女人。而天下三大剑客之一的风不易,则是个喜欢自己的爱妻被别
的男人当面儿奸淫的男人。虽然这些年来柳花影曾经被不少男人压在身上肏干、
也让不少男人抱着诱人的丰臀肏干,但是这些男人不是不知道她的身份、就是已
经成了死人。那些不知道她身份就肏了她的男人,把她当成了美丽的风骚熟妇,
那些肏过她之后被杀的人,都是一些强盗恶徒。
  柳花影喜欢被男人奸,自从年轻时看到敬爱的母亲一脸风骚、淫荡赤裸着身
体被家里的管家抱着肥臀肏干后,她就希望自己能成为那样淫荡的女人。不过她
一直以来不敢告诉任何人自己的愿望,只能偷偷的看温柔的母亲给情人们奸淫肏
干达到满足。因为这样的爱好,她一直以来都不敢对心爱的师兄风不易表白。直
到有一天她发现心爱师兄风不易竟然也成了她母亲的入幕之宾,而且一边肏干她
风韵犹存的母亲、一边叫着自己的名字为止。当时的风不易,不但一直叫着柳花
影的名字、还大声的喊着希望柳花影也做母亲一样的骚货。第二天,柳花影表白
了,而且告诉了风不易她的愿望。风不易听到之后,幸福的把柳花影抱在了怀里。
  在一起之后不久,柳花影就在风不易的怂恿下勾引了他们师傅、然后又陆续
的勾引了几位师叔。也正因为如此,风不易才打败了众多竞争对手,成为了掌门
的亲传弟子。当几年之后他们的师傅等老一辈死在魔道的围杀之下后,风不易理
所当然的成了华山新的掌门。不过在当了掌门之后,风不易和柳花影过的并不好,
因为两人已经成了众人瞩目的人,没有办法在肆意去勾引男人。
  华山终於安定下来、两人也在华山确立了无法动摇的地位后,才偷偷的在华
山附近的偏僻山村建了一个不小的宅院,成了村里最富裕的一家人。风不易是家
主、柳花影是主母。由於风不易这个家主经常外出或者闭关练功,柳花影这个闺
房寂寞的主母自然就对家里的下人们张开了双腿。除了家里的下人之外,村里送
柴的健壮大汉、卖猎物的英俊猎人、受伤无法再打猎的老猎户,都曾经那善良的
贵妇主母压在身下进行享受过。而他们的「辛苦」也没有白费,他们送来的物品
都被高价收购了。不只是照顾在自己身上「辛苦」的男人,柳花影还经常照顾村
里那些贫苦人。不少人都在生病时得到过风家主母免费的赠药、或者是缺米时拿
到善心的米面。也正因为如此,村里的女人发现自家的男人和风家的主母在房里、
农田、草堆里胡搞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揭破。
  在小村的时候,风不易和柳花影的欲望虽然得到了一定的满足,但是他们却
觉得不过瘾,因为肏干柳花影的男人不清楚她的身份。
  「我肏了华山掌门的夫人、我奸了高贵的柳花影女侠啊!」两人都希望肏干
柳花影用亢奋的语气这样大喊,那样过能给两人带来更加强烈的刺激。
  虽然两人很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除了采花蜂方泉之外,两人还没有这
样享受过。方泉这样的淫贼是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停留的,在玩儿了柳花影一年
之后,他还是离开了。享受过方泉当着自己的面儿肏柳花影的刺激感觉后,风不
易已经不满足於单纯的看不知道妻子身份的男人抱着她的丰臀狠肏了。夫妻俩在
商量之后,决定开始做更刺激的事儿——勾引自己的徒儿。柳花影期待华山晚辈
们一脸兴奋的抱着自己的丰臀狠肏、大声的喊「师娘你真骚、骚屄肏起来舒服死
了。」风不易希望平时疼爱的徒儿压在心爱妻子的身上,一边狠肏她的骚屄一边
淫笑、挑衅的看着自己,向方泉那样大喊「师傅,师娘的屄肏起来真爽!」
  虽然夫妻俩都有这个心思,柳花影也多次衣衫轻薄的「指导」男弟子们,有
时候甚至给他们摸自己的美腿、或者教授剑法的时候故意露出迷人的身体给他们
看。不过她至今还没有勾引成功一个弟子,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尊敬自己了。每次
柳花影露身体给他们看的时候,他们的理解是「师娘把我当儿子看,我不能起歪
念」;每次柳花影让他们的手摸自己光洁的裸背、修长的美腿、诱人的丰臀时,
他们都大声的在心中的呐喊「师娘这么疼我,为了让我学会剑法不惜把身体给我
摸,我绝对不能起龌龊的心思。」
  柳花影越是勾引,弟子们就越是尊敬、仰慕她,着令柳花影心中有些郁闷。
不过最近有一个男弟子对她渐渐大胆起来,这个人就是她的三徒弟吕凡。从豪侠
山庄回来之后,吕凡仿佛突然开窍了似的。当柳花影指导他练剑的时候,他的手
开始「不礼貌」起来。以往她让弟子们摸自己的身体、感受姿势的时候,弟子们
几乎都是碰一下就移开手,然后又开始回味、遗憾。不过吕凡最近却大胆起来,
手摸在自己的身体上后,不但不会移开、反而轻佻的揉搓捏弄。原本期待被弟子
色手抚摸的柳花影真的被摸之后,心中反而觉得羞涩起来。
  吕凡回来之后,柳花影指导过他两次。第一次的时候由於事发突然、完全没
有准备,当吕凡的色手顺着裸背摸到自己腰臀间的时候不知道如何反应的抗拒了。
虽然柳花影没有斥责吕凡,但她还是没有再给吕凡机会。当吕凡离开的时候,柳
花影心中满是对自己胆小的懊恼。第二次的时候,柳花影自认已经做好了准备,
任由吕凡摸了自己修长的美腿、诱人的丰臀,但是当吕凡的手从丰臀摸过会阴、
向阴户探去的时候,她又退缩了。在懊恼中结束指导的时候,吕凡在她耳边说出
了令她惊愕的话。
  「师娘,你还没有做好真正的准备、无法真的勾引儿女一样的徒弟吧!好好
想一想,如果您真的想做荡妇就不要再顾虑,徒儿一定会为您保守秘密的。如果
下次您再单独叫徒儿来,我可不会再放过你了。」说完后,
╔寻×回§网?址╗百?度△第╮一ξ版?主⊿综ˇ合°社╓区∴
吕凡轻拍了她丰臀一
下后离开了。
  事后,柳花影更加的懊恼了。
  「老娘我骚了这么多年,师傅、师叔、师伯我全都给肏过不说,小村里的男
人有几个没抱着老娘的屁股狠奸过?就连四大淫贼之一我都伺候的舒舒服服,竟
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说的跟一个清纯少女似的!哼!不就是勾搭被我养大、像儿子
一样照顾过的孩子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事后柳花影不停的对自己这么说。
  虽然心里这么说,但是每每回想起吕凡离开时那坏坏的笑容、拍在丰臀上的
一巴掌,柳花影的心中就感到很羞涩、很……开心。那感觉很像当年对心爱的丈
夫表白时候的感觉,令她感到幸福又激动。
  「讨厌!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老娘做了这么多年骚货、被这么多男人玩儿过
屄,怎么会对一个毛头小子有这种感觉?」柳花影暗暗想到。
  为了令这样的感觉消失,柳花影连夜离开了华山、去小村给府里的下人还有
村民们肏了两天。当她自认为已经调整好心态、回到华山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无
法冷静。当看到吕凡那和自己年轻时有的一比的美貌面容时,她的心中依旧激动。
烦闷的她心怀忐忑的把自己的心情告诉了风不易,风不易听了之后不但没有生气,
反而一脸兴奋的紧紧抱住了柳花影,然后说出了令她脸红心跳的话。
  「花影,过了这么多年,你总算找到你真心喜欢、愿意为他生孩子的男人了!」
爱妻有一个心爱的、愿意为他生野种的男人,这是风不易多年来没有实现的愿望
之一。
  看到风不易兴奋的神情,原本一脸不安的柳花影终於安心了。此时,她的心
中只想满足丈夫的愿望,把身体给不知不觉喜欢上的漂亮徒儿享用。在这样兴奋、
激动的心情中,柳花影又一次的叫吕凡来练剑了。
  当吕凡按照柳花影的吩咐,早早的来到她和风不易住处的时候,心里并不是
很开心。虽然知道柳花影这个表面儿贞淑的师娘叫自己来是送豆腐给自己吃,但
他更喜欢的却是看着心爱的妻子在风天青的身下被奸淫肏干。会意着离开前风天
青抱着苏云丰臀大力奸淫、苏云放生浪叫的情景,吕凡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
这个闷骚的师娘。
  不错,就是教训。有着极强引起欲望的吕凡,在面对自己师娘的时候此时没
有任何敬畏之心。在吕凡的心中,自己的师娘是和自己母亲一样的类型,都是那
种巴不得被男人抱着大屁股狠肏的类型。只不过母亲甄静怡已经做了不要脸的事
儿,而师娘却是想做而没有做。
  「表面儿圣洁清高、实际上下贱不要脸的老骚货。」这就是吕凡对自己的母
亲和师娘的评价。
  虽然吕凡这样评价自己这两位最亲近的女性长辈,但是他的心里对她们却没
有任何的不敬。相反,他不但对两位女性敬爱、而且多次幻想着把她们美丽的身
体压在身下玩弄、奸淫。如果不是怕影响到两人的名声,他早就这么做了。上次
和柳花影分开的时候,他就是在最后和柳花影摊牌,如果柳花影再叫他,他是不
会在压抑自己了。他要享受把心爱的女人压在身下大力的奸淫肏干、羞辱玩弄的
快乐。
  吕凡确实喜欢妻子被奸淫玩弄、也喜欢自己被妻子的奸夫羞辱,但是面对自
己从小敬仰的女性长辈时,他心中想的却是玩弄、羞辱她们。摸了摸自己胯间粗
大的鸡巴,吕凡的心中有些得意的想到:「虽然我更喜欢老婆给人肏,但是这根
大鸡巴不用白不用。在被师兄割了之前,我要好好的享受一下。心爱老婆的屄已
经属於师兄,那我就用师兄的亲生母亲享受吧!我要用大鸡巴让师娘心甘情愿的
做小妾,然后把她给别的男人玩儿。」在这样想的时候,吕凡脑中有浮现了几个
鸡巴粗大男人的身影。
  周旋聪、吕浩等人的身影闪过之后,最后定格在了正肏干着自己爱妻的风天
青身上。
  「师兄,师弟的老婆已经给你肏了、自己的屁眼儿也给你奸了。以后师弟会
把自己的小妾、你的亲生母亲也送给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胆子接受呢?如果你不
敢,那就别怪师弟我把你的骚货母亲变成人尽可夫的贱货了。」吕凡心里坏坏想
到的同时,脑中忍不住出现了风天青母子乱伦的情景。想到这,他更是决定今天
开始狠肏表面儿美丽端庄、实际上风骚淫浪的师娘了。
  像以往一样在柳花影和风不易住处外站定,等着师娘出来「练剑」的吕凡等
了一小会儿之后,嘴角突然扬起,然后大胆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正坐在镜子前
梳妆打扮、想把自己弄的更加美丽诱人的柳花影在镜子里看到闯进来的吕凡之后
心中不免惊讶。不过在惊讶之后她有忍不住有些兴奋,因为现在的她还没有穿好
衣服,身上除了性感的红色肚兜之外,就只有一件透明的薄纱披在身上。进来的
吕凡能清楚的看到她与全裸无异的美背和坐在凳子上的丰臀。
  「你这坏小子,师娘在梳洗、你怎么没敲门就进来了?师娘现在这样衣衫不
整,多丢人哪!」话虽然是在叱责,但语气却更像是撒娇。被徒儿看到自己衣衫
不整的样子,柳花影不但没有回避、反而坐在镜前继续梳妆打扮,甚至还故意扭
了扭诱人的身体。
  看着柳花影诱人背影扭动的样子,吕凡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想着自己的爱
妻正被风天青肏着,他心中竟然在此时升起了一种报复的快感。
  「你肏我老婆,我奸你亲妈。不吃亏!」
  这样想着的同时,吕凡快步来到了柳花影的身后,然后一边伸手在柳花影的
裸背和胸前爱抚、一边说道:「师娘,你现在的样子不是丢人,是迷人才对。任
何男人看到师娘您现在的样子都会发疯。」
  柳花影身体颤抖的感受着在身上爱抚的手,心情激动之下,她的喘息有些急
促,凡是被吕凡摸过的肌肤、全都火热起来。虽然上次离开的时候吕凡就说过不
会放过她,但是柳花影没想到吕凡竟然这么大胆,不但闯进了房间,还直接摸起
了自己的身体、对自己说了轻佻的话。
  「讨厌!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坏?我是你师娘,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要是被你师傅发现,当心他拿剑戳你。」柳花影虽然这么说,但是身体却一点儿
都没有抗拒吕凡的色手,反而配合的扭动身体,任由他继续爱抚玩弄。
  「徒儿是坏,不过我觉得勾搭徒儿的师娘更坏。如果不是骚师娘暗示,徒儿
怎么敢摸你的身体、对你说这些坏话呢?至於师傅……徒儿可不认为他会拿剑戳
我。因为徒儿相信,我最敬仰的师娘绝对不是一个会背着丈夫勾引徒儿的无耻淫
妇。如果师娘这么做了,只可能是在师傅同意的情况下才做淫妇。」吕凡一边在
柳花影耳边说着令他影震惊的话、一边继续爱抚她的身体。趁着柳花影震惊的时
候,他的手已经沿着她的双乳向下探去,来到了她的大腿内侧爱抚起来。
  吕凡的手令柳花影兴奋,不过她此时已经无法体会敏感的大腿内侧被徒儿爱
抚的感觉,她完全被吕凡的话惊呆了。柳花影可以被徒儿发现是淫妇,但她绝不
能让心爱丈夫的爱好暴露在别人的面前。她可以身败名裂、令人鄙视,但他绝对
不能让自己丈夫的声望受损。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她甚至起了杀心。因为她清
楚的明白,吕凡和方泉不同。方泉的话没有人信,但是吕凡如果说出来,风不易
将会被天下耻笑。但是她的杀心方起,在看到吕凡那美丽、充满敬仰的脸就消失
了。
  「凡儿,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只要你答应,你想让师娘做什么都可以。」
柳花影一脸哀求的看着吕凡说道。
  听了柳花影的话后,吕凡一脸伤心中带着遗憾的看了柳花影一会儿。在吕凡
这样目光的註视下,柳花影立刻知道自己错了、错的离谱。她看着吕凡长大,当
然知道这个孩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孩子怎么可能一次威胁她呢?自责中,柳
花影紧紧的搂住了吕凡,然后说出了道歉的话。
  「凡儿!对不起,师娘错了、师娘不该怀疑你!我的好凡儿绝对不会威胁师
娘、绝对不会做对你师父不利的事儿。」
  柳花影的道歉令吕凡伤心的感觉一扫而空,然后他使劲儿捏了柳花影的屁股
两下后说道:「我小的时候做错事儿的时候你是怎么惩罚我的还记得吗?今天徒
儿也要惩罚师娘。」
  感受着屁股上的色手、听着吕凡的话,柳花影忍不住脸一红,然后羞涩中带
着兴奋的在吕凡的耳边说道:「师娘犯了大错,一会儿惩罚师娘的时候大力点儿,
要不然师娘不会记得教训,以后再犯就糟了。」
  「师娘,你就放心吧!徒儿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你!」说完,吕凡轻轻一推柳
花影的身体,柳花影立刻配合的起身,然后转身趴在了梳妆镜前撅起了诱人的丰
臀。
  看着柳花影薄纱下的诱人美臀,吕凡忍不住想起了小时候被柳花影那戒尺大
屁股的情景。当时他和师弟们一起嬉闹的时候,就曾经说过以后也要打师娘的屁
股,而这个当时看来没有可能的事情就要上演了。而且,以后只要吕凡想,随时
随地都可以「惩罚」这位美丽动人的师娘了。
  撩起覆在美臀上薄纱,吕凡兴奋挥起巴掌拍了下去。当巴掌和美臀的肉相碰
后,「啪」的一声脆响立刻在房间里回荡起来。在声音响起后,吕凡和柳花影同
时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然后两人立刻兴奋的享受起这刺激的感觉来。吕凡享
受着拍打敬爱师娘美臀的快乐、而柳花影享受着被疼爱徒儿惩罚大屁股的快感。
身份和行为对调的感觉,令两人心中都非常的兴奋。清脆的拍打声中,两人都发
出了舒畅的喊声。
  「啊……好凡儿!使劲儿打师娘的屁股、狠狠教训犯了错的师娘吧!用你的
巴掌……让师娘认错吧!嗯……给我的好凡儿打屁股……好舒服啊!」柳花影一
边扭动着丰臀被打屁股、一边听着清脆的拍打声说道。
  「师娘……你的屁股打起来真爽!小时候被你教训打屁股的时候我就一直想
有一天『报复』回来,今天我的愿望终於实现啦!你这个坏师娘,以后我一定要
常惩罚你!你冤枉徒儿的时候我要惩罚、你犯贱勾搭徒儿肏屄的时候我也要惩罚
啊!」吕凡一边重重的挥着巴掌、一边大声的喊道。柳花影丰臀被打的剧烈颤抖
的情景,令他实在是太过兴奋。
  「好徒儿!师娘是个坏女人、一个像勾搭徒儿的坏女人啊!以后……一定要
多多惩罚师娘、使劲儿打师娘的大屁股啊!」柳花影一边大声的喊、一边紧紧的
盯视着镜子里自己的淫贱放荡的样子。看着镜子里自己一脸骚媚扭动丰臀迎合徒
儿巴掌的样子,她感到无比的兴奋。再加上清脆的拍打声和丰臀传来的痛楚,她
的胯间已经淫水儿直流了。柳花影很清楚,在这样的姿势下,她胯间的景象已经
清楚的被李不凡看到了。不过她不在乎,她喜欢自己骚屄淫水儿直流的样子被徒
儿看到。
  吕凡拍打着柳花影的丰臀、看着那诱人的丰臀上渐渐布满了自己的巴掌印、
看着那微微发黑的阴户中流出的淫水儿,心里感到兴奋极了。在连续的拍打中,
他胯间的鸡巴已经高高挺立起来。他知道,现在已经是用另一种方式「惩罚」师
娘的时候了。就在他一边拍打柳花影的丰臀、一边想着如何肏柳花影的时候,他
突然改变主意了。他不想以「惩罚」的名义占有柳花影,他要以徒儿的身份和吧
挺立的鸡巴插进敬爱师娘的阴户,然后和她愉快的享受第一次的性爱。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吕凡停下了挥舞巴掌,然后一脸爱恋中带着欲火的
看着柳花影。发现吕凡的巴掌停
?找ˇ回◣网◣址╝请╖搜?索⊿第╔一⊿版?主●综?合╙社◆区
下后,柳花影疑惑的回头看向了他,发现吕凡眼
中的爱、敬、还有欲望后,柳花影也忍不住的呼吸急促起来。早已经决定勾引吕
凡的柳花影,在吕凡复杂目光的註视下,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在敬爱自己、
又对自己有了欲望的徒儿面前,柳花影忽然忘记了自己淫贱荡妇的身份、再次成
为了吕凡记忆中慈祥又不失严格的师娘。在吕凡的註视下,她突然觉得好羞、忍
不住想要挡住自己半裸的身体。转回身体不让自己被拍打出多个巴掌印的丰臀暴
露、又紧夹双腿不让湿滑的阴户显出,然后一手挡在胯间、一手环在胸前的站在
了吕凡的面前。
  看着原本表现风骚的师娘突来的羞涩,吕凡的嘴角坏坏的扬了起来。伸手把
柳花影抱在怀里后,双手从身后揉搓她的丰臀在耳边说道:「
□寻╙回μ地╜址∴搜?第§一★版ξ主∴综╝合★社★区?
师娘,想给徒儿大
鸡巴肏的话,就把徒儿的裤子脱了,然后用你的骚屄把它涂湿。如果你希望咱们
恢复以往的师徒关系,就把徒儿推开。」
  听到吕凡的话后,柳花影身体微微的颤抖,然后呼吸急促的问道:「凡儿,
你是希望师娘像以往一样疼爱你、还是希望师娘做任你发泄欲望的风骚女人?」
  「如果我的师娘是一位贞洁烈女、只不过为了丈夫的欲望做淫妇,我希望她
能像以往一样疼我、爱我。如果我的师娘打心底里喜欢做一个风骚放荡的淫贱女
人,我希望师娘能用骚屄全心全意的伺候我、任由我发泄奸淫不说、还愿意任我
玩弄羞辱。」吕凡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撩拨起柳花影的阴户来。
  听到吕凡的话后,柳花影决定放弃忍耐、把自己的骚浪下贱完全展露在自己
的徒儿面前。她一边激动的脱吕凡的衣服、一边饥渴的扭动身体,并发出了淫浪
的喊声。
  「师娘是个骚女人、是个不要脸的贱货、是个骚屄被多少男人肏过都不记得
了的婊子!好凡儿,师娘想和你肏屄,师娘想让你用大鸡巴狠狠的奸、使劲儿的
插,师娘想做被我的凡儿下种的无耻贱货啊!」
  淫浪的喊声中,吕凡身上的衣物被脱光,而吕凡也在此时撕碎了柳花影身上
的薄纱、撤下了她小小的肚兜儿。当两人都完全赤身裸体之后,吕凡推着柳花影
坐在了梳妆台上,然后分开了她的双腿把鸡巴顶在了她的阴户处。在挺立的鸡巴
插入前,两人紧紧的盯视着对方、呼吸急促的渴望着背伦一刻的发生。
  「师娘,睁大眼睛看着、看着徒儿的大鸡巴怎么插进你的骚屄,让你成为一
个赫尔徒弟肏屄的骚货。」吕凡饥渴的说道。
  「师娘会看着、不眨眼睛的看着!当年师娘被自己师傅破处的时候也是这么
看着的,今天师娘要和我漂亮的大鸡巴徒儿继续享受!」柳花影一边说、一边神
情骚媚的看着吕凡说道。
  听到柳花影的话之后,吕凡的心忍不住一阵兴奋,然后他使劲儿捏了柳花影
胸前的巨乳一下后说道:「骚货师娘!你骗了徒儿这么多年,让徒儿以为你是个
贞淑的好女人,没想到你竟然是个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