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妻子姐妹俩的服务
妻子姐妹俩的服务

妻子姐妹俩的服务

屋内张天宇依然在卖力的肏弄着自己的爱妻,看着妻子光滑的背部,浑圆的屁股,他更加努力的肏着曾文丽的小屄。

  曾文丽此时已经完全沉醉在这激烈的性爱中,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倾,慢慢的趴向床边,而紧贴着她身体的张天宇也就跟着不断向前移动着。就在这时,软瘫在地的杜晓欣不小心撞了一下门,虽然动作很小,没什么声音,但张天宇还是下意识的感觉有人,于是不自觉的往门缝那一瞥,正好看到了杜晓欣的异状。

  此时的杜晓欣依然沉浸在高潮的震撼中,浑然不知自己这个偷窥者居然被发现了。只见她脸色潮红,呼吸急促,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只想赶快起身离开,但是双腿由于站的久了,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张天宇心里一惊,但很快就释然了,毕竟也是大姑娘了,也不是小孩子,看到了就看到了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下也没多想,身下动作不停,抓住妻子的胳膊,固定好她的身体,继续大力的抽插。

  曾文丽被丈夫拉着胳膊,被迫的抬起上半身,嘴里不停的呻吟着:“老公……我……我来了……好舒服……哦……我还要……要……”张天宇放开妻子的胳膊,弯下身子,双手揉捏着曾文丽饱满的双乳,同时亲吻着她那光滑的背部,一边听着妻子高潮中的呻吟,一边轻声笑道:“小荡妇,你高潮的挺美的吧,这么美妙的场景可被小丫头看到了哦。”

  曾文丽已经被持续的高潮冲昏了头脑,已经基本上不知道丈夫说的是什么了,只是听到张天宇好像在嘲笑自己淫荡,当下只是无意义的呻吟道:“我……爽死了……谁……谁看都行啊……我就要淫荡吗……高潮也是……也是被老公肏的……说什么小丫头……小丫头……是谁啊?”

  曾文丽一边呻吟着,一边下意识的往门的方向看去,心里还想着小丫头是谁?

  就这么一看,正好杜晓欣也双眼迷离的盯着曾文丽看,两姐妹莫名其妙的对视上了。此时张天宇配合的停止了动作,好笑的看向了门外的杜晓欣。

  杜晓欣此时一个激灵,突然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顿时大窘,就想要站起来跑开,哪想一时紧张,用错了力,上半身晃晃悠悠的竟摔进了门内。

  杜晓欣简直就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本来就潮红的双颊顿时变的更红了。张天宇原本以为妻子会害羞的说不出话来,确不想曾文丽微微一笑,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小丫头思春了,呵呵,都看了半天了还害什么羞啊,姐姐和姐夫这样也是天经地义的,也不怕你笑话姐姐我的。”

  杜晓欣低着头,不敢再看赤身裸体的二人,只是轻声喃道:“哪有,我……我觉得你们很幸福,怎么会笑话姐姐呢,我……我很是羡慕姐姐的。”

  曾文丽坐直了身子,披了一件薄睡衣,也回身给丈夫递了一件睡袍,看到张天宇依然硬挺的鸡巴,顺势轻轻的掐了一下他的大腿。张天宇假装疼的咧咧嘴,也没说话,只是苦笑。

  曾文丽下床,缓缓朝着杜晓欣走去,看着自己的妹妹满面潮红,喘息不定的样子,心里顿时有种奇异的感觉,心中暗道:“怎么她好像也像高潮了似的?”

  当下也不挑明,扶起依然坐在地上的杜晓欣,轻声道:“看你,还坐地上干嘛?

  来坐在床边吧,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开始偷看我们的。“本来杜晓欣刚才满脑子就想着姐姐和姐夫那赤裸裸的做爱场面,特别是姐姐那丰满的肉体和姐夫那雄伟的鸡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震撼深深的占据了她的心,此时被曾文丽当场问出来,于是不加思索的回答道:

  “就是从一开始姐姐舔……舔……啊……啊!我……我不知道,姐姐你可坏死了!”

  恢复意识的杜晓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当面承认自己在姐姐给姐夫口交的时候就在门口偷看了的。

  曾文丽也不责怪杜晓欣,只是心里暗道:“这小妮子都是被她那个死男朋友给害的,要不是发生那种丑事,又怎么会无端被我俩所吸引,又何苦会羡慕我,唉,可怜的妹妹,真是没碰到好男人。”

  曾文丽看了一眼此时稍显尴尬的丈夫,越发越觉得妹妹可怜,觉得妹妹太需要一个真正的男人的关爱了。想起自结婚以来和丈夫张天宇的种种幸福,善良的曾文丽在心里做出了一件普通人无法做出的决定。

  曾文丽不想让自己的妹妹只能依靠时间来抚平心里所受的创伤,她明白表面坚强的杜晓欣在心里是多么的难过啊,自己应该想办法让她快速的从伤痛的阴影中走出来。

  曾文丽轻轻的搂着自己的妹妹,无比爱怜的轻声说道:“你刚才说羡慕姐姐,其实你也可以和姐姐一样拥有一个好男人,好丈夫的啊。”

  “唉……”杜晓欣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没有姐姐命好,姐姐也是第一次就碰到了姐夫这么好的男人,可我……”

  曾文丽打断了杜晓欣的话,接着说道:“你也觉得姐夫是个好男人吗?也觉得姐姐没有嫁错人吧。”

  “当然了,姐夫多好啊,一表人才的,又能处处照顾姐姐,你们结婚的这段日子,大家都有目共睹啊,连我爸我妈都夸他呢。”杜晓欣很肯定的答道。

  “那就好了啊,你就跟了你姐夫吧!”曾文丽紧跟着杜晓欣的话,无比诚恳的说道。

  “啊?!”杜晓欣惊道:“那……那怎么行……姐夫……姐夫是姐姐的丈夫啊,我怎么可以呢?”

  “我都不介意了,姐姐也愿意让妹妹跟一个好男人啊。以后你要觉得姐夫不好了,你也可以随时不跟他吗?他还成了香饽饽了?”姐姐笑着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张天宇,又看了看妹妹杜晓欣。

  还没等杜晓欣张口,张天宇急道:“那不是耽误了晓欣的幸福了吗?我又哪有晓欣说的那么好啊!我可不能耽误了她啊。晓欣才多大啊,我都奔三十的人了。”

  “哪有,姐夫不要妄自菲薄了,不是因为你不好的,只是……只是……只是……”连说了三个“只是”,杜晓欣的脸都害羞的红到脖子根了。

  曾文丽笑道:“只是什么只是?他还能嫌弃你不成?只要妹妹也愿意跟着你天宇哥,那就行了,就不用只是了!”

  “哎呀,不说了,不说了,我都听姐姐的。”最后一句“我都听姐姐的”是杜晓欣藏在姐姐曾文丽的怀里,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对她说的。

  曾文丽拍打了一下杜晓欣的屁股,嗔道:“都偷看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到现在还害羞呢。”接着转过头对着丈夫张天宇面带笑容说道:“这下便宜你了,快过来抱抱新媳妇!以后可要好好对她,不许欺负我的好妹妹!”

  张天宇此时也胀了个大红脸,呆呆的说道:“这……这……这……”

  曾文丽突然站起身一推妹妹杜晓欣,就把她推到了丈夫张天宇的怀里,杜晓欣的头正好枕在张天宇的大腿跟处。紧接着曾文丽又笑骂道:“还是老爷们呢,我们女孩子都这样了,你还待怎的,还不主动点吗?!”

  张天宇见大局已定,自己要是再推脱实在是过不去了,于是洒脱的一笑,说道:“晓欣妹妹,我以后一定好好对你,不辜负你对我的厚爱,只要你不嫌弃我……”

  杜晓欣用手堵住了张天宇的嘴,打断了他的话,接着正色说道:“天宇哥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我长的也没有姐姐漂亮,身材也没有姐姐好,都没有女人味,天宇哥是个好男人,我还担心你嫌弃我呢。”

  “哎呦呦,瞧这天宇哥天宇哥叫的,我骨头都酥了。什么也别说了,今天晚上就洞房花烛夜了。”曾文丽说着就跳上床,压在妹妹杜晓欣的身上,上下其手,直摸的杜晓欣连连求饶不止。转眼间姐妹俩本来就很单薄的衣物就再也掩不住二人的春光了。

  张天宇在旁边看着心里暗道:“晓欣虽说身材没有她姐好,但剩在年轻几岁,皮肤白皙紧致,身上骨感有质;文丽虽说比晓欣大一些,但浑身丰满圆滑,也是凹凸有致,哎……实在是不分上下,各有千秋啊!”看着看着,张天宇本来稍微变软的鸡巴又极度的膨胀起来。

  张天宇躺下身子,头舒服的枕着床头的大枕头上,故意脱下自己的睡衣,那硬挺的鸡巴就这样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张天宇就这样盯着大床上的两姐妹青春的甜美肉体。

  正压在杜晓欣的身上恰捏的曾文丽瞥见了丈夫的样子,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妹妹的额头,然后趴在她耳边轻声挑逗道:“看看你天宇哥,中意不中意啊?”

  杜晓欣一转头,正好看到了那挺立的鸡巴,在龟头的顶端好像还有一滴液体,也不知道是刚才姐姐的身体分泌出来的,还是鸡巴自己分泌的。想起刚才姐夫大力的肏弄姐姐的样子,不由得痴了。

  曾文丽翻过身,打了一下妹妹杜晓欣粉嫩的翘臀,笑道:“等什么呢?你姐夫脸小,不好意思过来呢,那咱们还等什么?来,和我一起过来。”

  曾文丽爬到张天宇的双腿中间,用手握住那给自己带来无上快感的鸡巴,轻轻套弄着。

  看了一眼依然扭扭捏捏的杜晓欣,曾文丽说道:“晓欣,不是姐姐非要你跟姐夫今天就在一起,但姐姐想既然你都决定了,那早一天晚一天还有什么分别,以后当外人面你还是叫姐夫,没有其他人呢在的时候呢,你就随便啦,放送点,你要是不习惯和姐姐一起,那你就先去客房,等过一会姐姐叫姐夫上你屋去。”

  “哎呀,姐姐,你看你说的,人家……人家……不是不好意思吗。”杜晓欣一边娇嗔着说着,一边慢慢的脱掉自己的浴衣,就这样光溜溜的爬到姐姐和姐夫身边。

  曾文丽满意的笑道:“这就对了吗?谁说我们晓欣身材不好呢?你看你看,你姐夫的这根坏东西再一跳一跳的动呢。”

  张天宇强忍尴尬,苦笑道:“好了好了,我的丽丽,你就别揭穿我了不行吗?

  再怎么说我……我也硬了一晚上了,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又怎么能不激动吗?

  “曾文丽轻轻的亲了亲丈夫张天宇的龟头,笑道:“好了好了,知道你今天都被晓欣打断两次了,她进门的时候一次,刚才又一次。让晓欣赔偿你吗。”

  曾文丽满含笑意的拉过杜晓欣的手说道:“来吧,我的好妹妹,握住了,都看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让你摸摸看,看看是不是在一跳一跳的动呢。”

  杜晓欣仔细的用双手握住身边男人的粗长的鸡巴,仔细感受着,果然能清晰的感到鸡巴的律动。想着也许马上这根粗长的东西就要进入自己的小屄,不由得暗道:“这么粗,这么长的东西,姐姐居然能那么的着迷。”

  曾文丽又教到:“你别总握着啊,轻轻的上下动一动,别傻盯着看啊,你亲亲看啊,向我刚才那样,你刚才不都看了那么长时间,难道还不会吗?”

  杜晓欣听话的低下头,张开樱桃小口,伸出了粉红的小舌头,向粗大的龟头舔去。“嘴张的大一些,对!含进去,尽量的吞下去。”曾文丽耐心的教导着明显生疏的妹妹。

  吞吐了几下鸡巴,杜晓欣渐渐的迷上了姐夫张天宇鸡巴的味道,也许是由于刚刚进入姐姐的身体的缘故,杜晓欣觉得鸡巴上有一种淡淡的肉体的香味。

  此时的杜晓欣已经忘了她的前男友曾经提出过多次,让她给自己口交的要求,都被她拒绝了。杜晓欣总觉得那个尿尿的东西是不能用嘴来吃的。但是今天在这种情况下,杜晓欣的心里的那层屏障被打碎了。

  带着一丝放纵,带着一丝发泄,此时全部转化为了对身边的男人的爱意,好像突然觉得口交不仅不是什么太过分的事情,而且还很享受,因为她能感受到身边的男人此时幸福的感觉,有时候幸福和爱都是可以用行动来传递的。

  自觉已经很熟练的杜晓欣渐渐的加快了吞吐的速度,这可就苦坏了张天宇,因为杜晓欣的牙齿总能刮到他的鸡巴,虽说牙齿很小,但刮一下也是不那么舒服的。

  看到身下的杜晓欣那么卖力的吞吐自己的鸡巴,张天宇实在是说不出口让她停止这句话,于是只好把目光转向了在一旁看着杜晓欣的曾文丽,冲着她苦笑了一下,然后又朝着正跪在自己身下卖力口交的杜晓欣。

  曾文丽会意,于是拍了拍自己妹妹的肩膀,低声劝道:“休息一会,别太累了,姐姐也想吃你姐夫的鸡巴了,你坐在你姐夫身上,亲亲她吧,记着别让他太舒服了。”

  杜晓欣听话的点了点头,直起身子跨坐在姐夫张天宇的身上,小嫩屄完全贴着男人的肉体上。能感觉到那硬硬的鸡巴就贴在自己的小屁股上,烫烫的,腻腻的,感觉很舒服。

  张天宇送了一口气,张开双臂抱着杜晓欣,轻声说道:“来,让姐夫好好亲亲我的小宝贝儿。”说完两个人无声的亲吻在了一起。

  双手从肩膀一路向下,慢慢移动到了杜晓欣的屁股上,张天宇一边熟练的吮吸着女孩的香舌,一边仔细的感受着手中那滑腻紧致的臀部。虽然没有姐姐曾文丽丰满,但毕竟是年轻女孩的肉体,摸起来感觉一定是很好的,张天宇感到自己的鸡巴越来越硬了,积攒了一晚上的精液真想马上都灌到身上女孩的体内。

  曾文丽看着搂在一起的自己的丈夫和妹妹,一种异样感觉油然而生,兴奋而又满足的感觉充斥着自己的大脑,“好想三个人永远都这么的幸福的在一起”,曾文丽心里想到。

  就在曾文丽愣神的这功夫,张天宇低声说道:“好老婆,我鸡巴都硬死了,你也别傻愣着啊,一起玩吧。”

  杜晓欣也转头看着姐姐,说道:“姐姐,妹妹感到好幸福啊,你也别光让我一个人幸福啊,要不我心里会难受的。”

  “傻妹妹,姐姐当然也幸福了,我是怕你姐夫舒服的分心,不好好的伺候你了,呵呵……”曾文丽笑着又道:“你也趴过来,就压在他身上,把屁股对着你姐夫,让你体验体验你姐夫的舌功,我也让你看看姐姐我是怎么吃男人鸡巴的,嘻嘻……”




  当下张天宇和杜晓欣依言摆好了69的姿势,张天宇第一次清晰的看见了杜晓欣的阴部,只见阴唇周围竟然一根毛都没有长,只是在阴蒂的上面稀疏的长着一些不长不短的小毛。

  张天宇惊叹道:“晓欣,你下面修理过吗?怎么这么少的毛毛,也太可爱了!”

  “姐夫别夸我啦,姐姐不也是这样吗?莫非还有区别不成?”杜晓欣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妹妹天生丽质,这回你知道自己捡到宝了吧?你就心里美去吧。”曾文丽又轻声朝着杜晓欣解释道:“妹妹,他们男人都喜欢下身毛发长的少的女人,姐姐我是经常修剪才能保持的,你是天生的尤物呐。”

  杜晓欣听到姐姐夸赞自己,心里很是高兴,接着说道:“好了,我哪有那么好啦,姐姐不是要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吃……吃鸡巴的吗?”

  曾文丽听言,当下微张小嘴,丈夫张天宇的鸡巴几乎被全吞了进去,杜晓欣惊叹道:“啊!太厉害了!姐姐怎么把又粗又长的鸡巴吞进去那么深的?我拼命做都做不到哎。”

  曾文丽摆出一副“你就学着吧”的眼神,继续努力的上下动作着。

  张天宇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只有自己的爱人才能带给自己如此刺激的深喉快感,顿时舒服的呻吟了出来:“哦,我的小宝贝,每次都让我兴奋的快射出来了,你真是一个小妖精啊!我也要让晓欣尝尝我的舌头功夫了,晓欣你准备好了哦。”

  张天宇先是把头深埋到杜晓欣的阴部,使劲的吸了一口气,心里暗道:“还真多亏了那个臭小子,要不我怎么可能尝到这么好的嫩屄。”

  当下也不迟疑,深出舌头先是绕着阴蒂温柔的转圈,然后慢慢移动到阴唇的部位,双手轻扒,顿时粉嫩的小屄立现眼前。

  杜晓欣一边看着姐姐熟练的吞吐着姐夫的鸡巴,一边感受着从下身传来的痒痒的感觉。她能感觉出,姐夫的舌头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好像一条小虫正在自己的小屄里爬行,一种前所未有的特殊感觉袭来。

  杜晓欣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勉强坚持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曾文丽注意到了妹妹的模样,嘴角含笑,轻轻吐出鸡巴,手指在龟头上温柔的滑动着,冲着妹妹说道:“晓欣,做爱是全身心都放松的一种活动,你怎么好像忍耐的那么辛苦?是姐夫弄的你不舒服了吗?不舒服要及时告诉你姐夫……”

  杜晓欣终于忍不住了,呻吟着冲姐姐解释道:“不是的,实在是……实在是非常的舒服,舒服我想叫出来,又……又不太好意思。”“傻丫头,舒服就要呻吟出来吗,你叫出来,你姐夫就知道你什么时候舒服,什么时候不舒服了?再说忍着多辛苦啊,要叫出来才兴奋吗。”紧接着,曾文丽又说道:“喏,学我的样子你来试试吧,你也看了半天了,我会在旁边帮你的,记住不要让牙齿刮到棒棒,你姐夫可是怕疼的,嘻嘻……”

  杜晓欣一边舒服的呻吟,一边小心翼翼的吞下姐夫硕大的龟头,并努力往嘴里深入,想学姐姐那样做深喉状,哪想没有任何深喉经验的自己根本无法适应龟头刺激嗓子眼的感觉,猛的抬起头,大口的喘息着。

  曾文丽看到妹妹难受的样子,劝道:“别一下子就吞那么深,你受不了的,你姐夫的又那么粗,要慢慢来,适应了就可以很轻松自如了,你以为姐姐我第一次就可以吞那么深吗?”

  张天宇也注意到了杜晓欣的异状,连忙说道:“晓欣,不好意思,让你受苦了,我会加倍卖力让你舒服的。我想听到你在我的舌功下舒服的叫床声音。”

  杜晓欣听到姐夫的安慰,心里一暖,曾几何时,自己何时受到过男人这般的关爱啊,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于是接着努力的尝试着吞吐姐夫的鸡巴。曾文丽看着妹妹努力的动作,也凑近鸡巴,伸出舌头舔弄着张天宇的卵蛋。

  在姐妹俩尽心尽力的口舌服务下,张天宇渐渐的不能专心的玩弄杜晓欣的小屄了,因为他感到自己终于要爆发了。“老婆,晓欣,我快要射了……你们两个……两个都是小妖精……晓欣……你吸的我越来越舒服了……快换你姐吧……我要是射了……精液……你……你肯定受不了的……”

  曾文丽听见老公的呻吟声,明白老公是为了自己妹妹好,因为她是知道的,老公和自己做爱的时候最少是要射两次的,而往往第一次的精液量是最多,也是最浓的。自己第一次吃的时候就被呛的连连咳嗽,后来很多次后就逐渐习惯了,也不觉得有多难受了。而妹妹显然是连口交的经验都不多,更不用说是精液直接射到嘴里了。

  曾文丽急道:“晓欣,让我来吧,你不行的,你不知道你姐夫今天是第一次射精,他会……会喷出来好多好浓的精液的。”

  杜晓欣没有停止吞吐的动作,反而动作越发的激烈,次次都深入到自己目前的极限。听到姐姐着急的声音,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关系的。心里暗暗对自己说:“杜晓欣啊杜晓欣,姐夫连这种事都想到了,可见对自己的爱惜程度了,也该是自己表达爱意的时候了,不就是精液多一点浓一点吗?没关系的,我能行的。”

  曾文丽看到妹妹并没有像她想象那样,害怕的让自己承受那浓重的精液,心里也多少明白了妹妹的想法,当下也不再劝说,只是嘱咐道:“晓欣,你要是受不了姐夫就不要勉强坚持,没关系的,反正是第一次,当你感到鸡巴剧烈跳动的时候,就是要喷出来了,你自己准备好了。”

  杜晓欣心里再次感到了姐姐的爱意,她知道自己在姐姐身边永远都是被呵护的对象。虽然嘴上由于卖力的动作,已经有点麻木了,但是她还是坚持着,就快到了,已经可以感到姐夫的鸡巴在加速跳动了,好像有东西从鸡巴根部不断的被运送上来,她知道那是什么,自己就要第一次尝到自己心爱的姐夫精液的味道了,心里一阵的喜悦。

  张天宇感觉到杜晓欣并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是闭着眼睛感受着射精前的美妙的感觉,同时双手抓住杜晓欣的屁股,用力的捏着细腻的臀肉。“不行了……射了……射了……哦……爽死了!晓欣!姐夫……好爱你啊!”

  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快速的喷射到杜晓欣的小嘴里,她静静的含着姐夫的鸡巴默默的承受着,虽然的确和姐姐说的一样,好重的味道,自己以前从来没感受过的味道,腥腥的味道刺激的她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但是居然忍住了,硬是坚持着没吐出鸡巴,而且一滴精液都没有漏出来,渐渐的感到鸡巴安静下来了,好像没有精液在喷出来了。

  杜晓欣如释重负的小心翼翼抬起头,看到面前姐姐那惊诧的目光,脸上顿时露出了一种胜利的微笑。曾文丽的确是很惊讶,妹妹居然第一次接受丈夫的精液就能达到这种程度,可见她真是很努力。

  “太厉害!姐姐可服了你了,你这个小丫头居然忍住没吐出来,佩服佩服,想当初姐姐第一次的时候可是别呛的一塌糊涂。”看着杜晓欣嘟着嘴的可爱模样不由的笑了出来。

  杜晓欣擦了擦被呛出来的几滴眼泪,就这样含着满嘴的精液冲着姐姐发出“呜……呜”的声音。曾文丽表情淫荡的直起身,挪到妹妹杜晓欣的身前,轻声说道:“你姐夫已经射了一次了,得等一会才能再有精神了,让咱俩玩会吧?你那么多的精液分给姐姐一些吧,可不许都独吞了噢。”

  两姐妹拥吻在了一起,杜晓欣终于张开嘴把精液渡了一部分到姐姐的嘴里,两个人一边贪婪的吃着他们共同的男人的精液,一边激烈的舌吻起来。转眼间张天宇喷射出的精液被两姐妹吃了个干干净净。

  “噢,姐姐最喜欢你姐夫的精液了,你说姐姐是不是太淫荡了,怎么就越来越喜欢精液了呢?每次姐姐都一滴不剩的吃干净呢。”曾文丽痴笑着说。

  “以后就有人分你的宝贝精液了哦。”杜晓欣也笑着回应道。“没关系的,你姐夫多的是,要不是担心他精力消耗过大,姐姐我都想让他天天射两次。”曾文丽冲着射精后有些疲惫的丈夫挤了挤眼睛笑道。

  “哈哈……”姐妹俩同时笑了。

【完】